散文

忧其居·有其居·优其居

来源:阳泉矿工  作者:殷亚男  时间:2019-11-26 09:21:32   点击:


“我有一所大房子,有很大的落地窗户,阳光洒在地板上,也温暖了我的被子……”每当听到歌手孙燕姿的这首《完美的一天》,我就情不自禁地站在自家的落地窗前,享受着温暖的阳光,看着远处柏油路上穿梭的汽车,思绪飘散……如今我的生活也正如这歌中唱的一样,十分惬意、幸福。 

我是矿工子弟,打小住在矿区,从小时拥挤的自建房到如今一栋栋高层住宅拔地而起,我搬进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家。20多年来,我观察着、憧憬着、奋斗着,终于在经历了“忧居”的烦恼后,享受到了企业转型发展带给我的“优居”的幸福。

20191120000010.jpg

矿山新貌

“遮风挡雨”自建房

小时候,我住在二矿南台社区的自建房。那时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叔叔,我们全家六口挤在一处不大的自建房里住。吃饭时,大家每人搬个小凳子围坐在茶几边,虽然拥挤但很热闹。

我家屋里的大衣柜是卧室与客厅的隔断,大床边支张小钢丝床,帘子一拉就成了我的卧室。那时候,我最讨厌的就是冬天和夏天,因为房子简陋,刮风进风,下雨漏雨。

当时,我特别羡慕住楼房的小伙伴,想着住在那样的房子里是多么幸福的事。终于,在我12岁那年,爸爸下班后高兴地和家人说,矿上给咱分了新房子。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妈妈紧紧抱在了一起,别提多开心了。当天晚上,妈妈还特意包了饺子庆祝,就和过年一样,那是我印象中吃得最香的一顿饺子。

我的小幸福

爸爸新分的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共90平方米,在二矿小南坑小区,南北通透,尤其有了阳台,采光很好,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十分方便。

我自己呢,有了单独的小屋。父母还给我买了当时流行的复合用转角写字台、书柜、衣柜,还请木匠师傅给我做了双层床。刚搬新家那会儿,我经常邀请同学一起到家里写作业,爸爸妈妈则时不时邀请单位同事来家里小聚。乔迁新居的喜悦,久久荡漾在我们全家人的心头。

那年,家里把爷爷奶奶也接来过年,而且全家出动大采购,不仅买了很多好吃的瓜子、糖果,还买了漂亮的烟花。除夕夜,伴随着阵阵炮竹声,我们一家享受着美味佳肴,是那个年代十里矿山千家万户团圆的真实写照。那种幸福的滋味,永远让人怀念。

有了一所大房子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阳煤集团,成为阳煤所属化工企业的一名职工,家里的经济条件也得到了进一步改善。

这时我发现,一向节俭的父母又开始琢磨起房子来了。考虑到他们的身体原因,为了上下楼方便,我们选中了一套130平方米的电梯楼,由我负责新家的设计。从功能划分到风格选择再到材料选购,每项我都精心准备。这次,我拥有了独立的书房和占据一整面墙的书架。

新家的小区物业十分周到,门口有了保安站岗,家里的灯坏了或者下水漏水,只需要打个电话,物业的工人师傅便会上门修理。更幸福的是,小区有了绿化带,父母很高兴:“每天坐在家里往外一看,满眼都是绿,简直就是住在了花园里。” 

圆了安居梦,大家俱欢颜。衣食住行,体现的是职工、家属幸福感的维度;住有所居,是广大职工、家属的迫切愿望。作为一名矿工子弟,我想分享自己的居住变化,分享自己的喜悦。

伴随着集团公司的快速发展,我们逐渐告别了买房仅为满足居住的时代,除了价格、户型等因素外,房子的区位交通、小区环境、物业服务水平等也成为重要的购房因素。

家,呵护着我们的生活,也珍藏着我们的记忆。阳煤,我们的大家庭,从爷爷、父亲到我,从自建房、楼房到电梯房,从有房住到住好房,生活越来越美,这就是我们三代人关于房子的美好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