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脊梁

看这一双双手——记南煤通泰机务车间机务组驾驶员

来源:阳泉矿工  作者:王祺 郝永军  时间:2019-06-04 08:08:43   点击:

他们的手,关节凸出,皮肤粗糙,经常还沾染着黑黢黢的机油,十分难清洗,但他们的手又坚强有力,庞大的机车在他们手中,安全、平稳地运行着。 他们是南煤集团通泰公司机务车间机务组的驾驶员,当你看到他们的手,心中会涌出一阵酸楚,但他们却不以为意。是啊,他们,就是用这一双双手,驾驶着运煤机车,日日行驶在运输一线。他们的心底深深热爱着自己的工作,在他们看来,每趟出车都是“芳香之旅”,把煤炭运往需要的地方…… 

 

煤炭外运是煤炭产业发展的一条命脉。南煤集团通泰公司是阳泉市也是阳煤集团唯一一条自主经营的地方铁路专用线,有国铁承认的相关资格证书,有一套独立完成铁路调车、行车作业的运输体系。多年来,通泰公司依托白南沿线铁路货运优势,承担着南庄、大阳泉、义井发煤站到白羊墅站的区间取送作业。 通泰公司机务车间机务组现有驾驶员17人,全部实行铁路军事化管理。今年53岁的荆平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荆平的父母都是大夫,希望他学医,但长大后,荆平却坚持自己的梦想——驾驶火车行驶在一望无际的道路上。 也许,荆平能够子承父志,但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用自己的手、汗水和泪水,铸就自己的光荣和梦想。 现在,他手指的关节有点凸出,显得格外粗大。手上的老茧像给手掌佩戴上一副“铠甲”,但这双手的背后是付出、是努力、是对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荆平当过司炉员,负责给机车添煤。在狭小的空间作业,他不间断用铁锹把煤送入炉膛,特别是火车爬坡时更得把火烧旺。铁锹在手中不停舞动,一天能铲四五吨煤,这可是重体力活。火星、蒸汽将荆平的手无数次烫伤。 “到后来,我就习惯了,有些火星溅上来,像虫子蛰了手,没事的,留不下疤。”荆平说。 后来,蒸汽机车被淘汰,引进了内燃机车。1994年,荆平通过自学和老师傅的教导,考取了机车副驾驶执照,开始辅助机车驾驶员工作。2000年,他考取了驾驶员资格证,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 

 

今年38岁的李良,2000年从石家庄铁道运输学院毕业后,来到通泰公司。 “我刚上班时还是蒸汽机车,看到带我的师傅们手上老茧遍布,因为他们经常产煤、扳轨道,都被磨烂过、割破过、烧伤过,好了又伤,如此反复,都已伤痕累累,但握住他们的手像被一把钳子夹住,手劲十足。”李良回忆,“当时,我刚从学校毕业,手比较白嫩,师傅还笑我的手是女娃娃的手。” 当学徒四年后,李良考取了副驾驶员证,蒸汽机车也换成了内燃机车。工作环境改善了不少,李良他们,可以穿上一身整洁的制服,坐在明亮的驾驶室里。 副驾驶的任务,一部分是把持着驾驶室窗口,探身在外,视线越过巨大的机车,探视前方,为驾驶员观察信号和路况。列车风驰电掣,李良经常半截膀子在外,尤其北方的严冬,风雪交加,真不好受,但他说:“比起以前的师傅们,我享福多了。” 李良记得曾经有一位老师傅的手,像上了年纪的老松树皮,四处开裂。老师傅和他说,和铁路打交道,手得勤快,得吃得了苦,才对得起这一条条通往远方的铁轨,对得起咱“铁路人”这个称号。李良铭记在心、始终践行。 

机车的保养维护也是机务组日常的工作。机务车间机务组组长、50岁的张展杰是车间公认的技术大拿。 虽然保养维护工作很多时候需要在阴暗潮湿的地沟中完成,又脏又累,但张展杰有着无限的热情和耐心。他坚持学习钻研,从起初学习机车操纵技术到钻研机车的保养维护,积累了不少经验。 “检修工作,别的不说,就得手勤。遇到啥问题,都得动手解决,光说是不行的。”张展杰说。 “我们搞维修的,虽然带着劳保手套,但手上难免沾上机油,很不好清洗,组里买了‘常温金属净洗剂’来洗。就算这样,我回了家,想帮我老婆和和面啥的,她从来不让我的手碰白面团,嫌我手脏。”张展杰笑着说。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天气情况会对机车运行产生不小的影响。张展杰能够根据天气变化,重新调整作业计划,减少机车超限损耗可能带来的安全隐患,降低了机车故障率。 

 

近年来,随着白南线煤炭资源日趋枯竭,特别是今年以来,南煤集团南庄矿井产量大幅度下降,通泰公司现有运输能力部分闲置,企业经营出现了困难。 如何摆脱困境?通泰公司抓住线路升级的有利时机,投资971万元购买了一台DF12型新机车,使列车解编、调车作业更加游刃有余,提高了运输能力。同时,经过积极沟通协调,向中国铁路北京局递交了扩大调车机作业范围的申请,得到批复后,同意在一矿进行取送、对货位等作业,拓展了新的运输区间,在国铁运营链条上“拾遗补缺”,发挥了转型排头兵作用。 通泰公司开拓区间运输业务向前迈出了关键性一步,这样一来,机务组的运输任务就更加紧张,他们经常采取延时下班、延时就餐、延时机车整备等灵活措施,用安全、高效、纪律赢得了客户的认可。他们通过自己辛勤的双手,驾驶机车,不断扩大市场版图,不断提升“走出去”格局,为企业赢得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采访完毕,记者用相机给大家拍摄了一张站在他们的“老伙计”内燃机车前的照片,他们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你看,咱这车头多漂亮!”他们纷纷伸出手,指向车头处。 他们的经历都刻在了手上,刻在了深深浅浅的掌纹间,成为他们履历的最好证明。正是这样的手,火车才能前行,企业才得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