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母亲的“头条”

来源:阳泉矿工  作者: 马丽萍  时间:2019-07-11 09:07:41   点击:

母亲的第一部智能手机是我不用替换下来的,我忙着鼓捣我的新手机,只是把旧的给了母亲,至于母亲如何去操作这个手机,我没有过问。

再见到我这部旧手机时,它早已旧貌换新颜。我发现母亲把它周身擦得如同新生,用自己编织的小衣服套子认真地把手机装起来,衣服套子的前面还有根带子,是为方便手机往外拿而设计的。套子调皮可爱地拥抱着自己的主人。母亲告诉我,她学会照相了,今天去桃林沟拍了好多照片,说完拿起手机里的照片让我看。看惯了我手机里清晰的大照片,母亲拍的照片就显得特别小而且模糊,我知道,这个手机的像素不高,屏也不大。但看着母亲高兴的样子,我说,照得挺好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落满了愧疚。

隔天,我给母亲下载了微信,今日头条、喜马拉雅等应用软件,并教她如何运用微信与人聊天和视频通话,告诉她,无聊时可以听听喜马拉雅里的小说或看看新闻小视频等。年近70岁的母亲对于手机这种新生事物还接受挺快的,通常是我们告诉她怎么弄,她当时用心听着,也实际操作,但往往不小心就把原来的东西弄丢了,等她再次询问时,我们大都是耐着性子,再快速地帮着操作一遍,心里却惦记着自己手机里还有未回复的微信……但只此两遍,母亲便不会再问。

一天午休时,我听见母亲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拿起一看,是母亲在喜马拉雅里播放《西游记》,我微微一笑,将手机放于母亲枕边,其实,这些应用我是给母亲下载过,也告诉过她能在里面听一些东西,但具体怎样操作,却从没教过,我想,母亲还不知道听不听呢,也就懒得细说。

一次,母亲着着急急拿出手机问我,她的头条找不见了。我看了一下,因为这个手机内存太小,而且又用了多年,所以内存更加不够用,在母亲手机一次次掉出微信后,为了保证微信的正常运行,我们把头条删除了,当然她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己又摁错了什么键,给弄丢了。我说头条有啥用啊,内存太小,装上头条微信就不能用了。哦,我看见母亲的眼睛里有重重的失落。“妈,头条不头条吧,有这个微信能与人聊天就好了,想看新闻的话,微信里也有。”我安慰了母亲一句,心里笑笑。一个头条对母亲那么重要?

很久以后的一个周末,我回家看母亲,中午炒菜时发现酱油瓶子旁边有个笔记本,我好奇地打开,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美食的制作方法、所需食材等。略带歪斜的字体,一看就是母亲写的。我联想到了近来常常能吃到许多以前没有吃过的美食,我们都觉得好吃呢。我拿着笔记本调侃母亲,在哪里弄这么多美食制作方法,还都写下来了,不简单啊。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美食所有的制作方法都是在头条的视频里看到的,为了做给我们吃,她就把看到的内容像学生写作业一样记录到笔记本上,父亲笑她太认真,她说:“我上次做的那个松香软的红萝卜鸡蛋饼,孩子们都说好吃呢,手机上这么多美食,我得做做试试呀,万一做得好吃了,孩子们回来我就可以给他们做的吃了。”

我倏地想起那天母亲丢了头条后失落的表情,还有我自以为是的平淡与不屑,以及平日里母亲请教手机问题时我们几乎殆尽的耐心。忽然,内心波涛汹涌地翻滚着,母亲的心小的只承载了我们,而我们的心却浩瀚地装了许多人,独独忽略了母亲。

望着窗外明亮的天空,我决定,明天给母亲买一个大屏大容量的新手机,给她下载最新版的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