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我是桥

来源:阳泉矿工  作者:解清莲  时间:2019-12-17 09:21:25   点击:

20191216000002.jpg

阳煤大桥

大多数人一生只有一个名字,做演员的,表演时有艺名,当作家的本名外有笔名,有异国生活经历的本名外还有外文名……作为一座普通的桥,我很骄傲自己有两个名字:曾用名四矿口大桥,现用名阳煤大桥。

我是一座桥,感谢上天给了我一双四通八达的眼睛,让我看南来北往的人们在生活中奔走,看自西向东的桃河在岁月中流淌。我很庆幸,自从1950年阳泉矿务局成立,我眼中的世界日益丰满,我眼中的风景日新月异。

荒凉的河滩、两岸的小煤窑、几处低矮的排房曾是我眼中最初的风景,那一双双打着补丁的裤子、挂着毛边的布鞋匆匆向我讲述着开拓者的艰辛。等到成片的排房、窑洞铺满我的视野,临河的马路又把我的视线无限拉长。女人、孩子呼唤丈夫、父亲的声音拨动着我的心弦,我最爱看的是夜幕初临时,万家灯火渐渐点亮两岸的矿山……

感谢建设者给了我长长的臂膀,让我连起了这一头的二矿口,接住了那一头的四矿口。上世纪70年代的矿工捏着粮票去买粮的背影和上世纪80年代的矿工驮着单位分发的大白菜、喜气洋洋把家回的笑脸至今还留在我长长的记忆里。他们穿着手工制作的输送带底子黑布鞋打我眼前经过,把勤劳与节俭写在那个光辉的年代。

一辆辆卡车、一节节火车把滚滚乌金运往全国各地,矿山的春节也是热火朝天的劳动节。节日加班的矿工依然笑容灿烂,“为国家建设多出煤”是他们豪壮的宣言。

太阳刚刚露出半边脸,此起彼伏的“丁零零”声就唤醒了井区厂房,唤醒了一幢幢漂亮的办公楼、家属楼,时光的齿轮悄悄转入上世纪90年代。清晨的车流里转动着的自行车辐丝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光芒,姑娘时髦的高跟皮鞋、鲜艳的裙子交织成街头亮丽的风景。摩托车“呜呜”大叫两声奔向远方,甲虫般的公交车、黄色的面的、红色的夏利车穿街而过,尾部喷出酷酷的蓝黑色的烟……

最让我欢喜的是这条我日夜俯视的桃河,经过几年大刀阔斧的治理,她于2003年展现了惊世的容颜。河道内清波澹澹,蓝天白云悠悠然倒映其中,堤坝外绿植生意盎然。春有绿柳依依、如靥桃花,夏有凉风习习、芬芳月季,秋有明月皎皎、霜叶如火,冬有松柏苍苍、树镶银花,她以风情万种的美,毫无悬念地成为十里矿区最佳的休闲场所,成为大家心中名副其实的桃河公园。

2007年,我迎来了生命中的一次重生,华丽变身为一座美观、耐用的现代化桥。一对头戴矿灯的石雕矿工兄弟夜以继日地“保护”着我,一位衣带飘飘的石雕姑娘也目光坚定地“陪伴”着我。我知道,他们和我一起守护的是全国最大的无烟煤生产基地,共同渴望的是煤乡更加美好的未来。

“蓝天保卫战”开始了,浓烟滚滚的烟囱退出历史舞台,扫地车、洒水车成为煤乡的卫生员。我欣喜于桃河两岸的道旁树木越长越茂盛,远处的山坡也绿得越来越浓郁。

历史车轮不停歇,当年的阳泉矿务局早已更名为阳煤集团,早已是跻身世界500强的现代企业集团,我的兄弟姐妹——水泉沟大桥、虎尾沟大桥、赛鱼大桥等也都相继获得重生,而曾经的四矿,完成历史使命开赴新的战线,高耸入云的电梯房小区已覆盖了原来的模样。

不论东风浩荡还是冬风凛冽,我都一如既往地连接着桃河两岸,连接着矿山的过去和未来,守望着阳煤的灿烂辉煌。因为我的名字,叫“阳煤大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