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当万物绽放风华

来源:华阳科技  作者:李子龙  时间:2021-02-19 09:17:25   点击:

牛年如期而至。

儿时过年的喧嚣已渐渐沉淀,人到中年的我们除了怀念还有思索,正如山阴处的白雪,除了逐渐消融还有对阳光的期盼。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屠苏”意为美酒,也可解释为家园。无论是醇香美酒,还是温暖家园,都是古人在佳节对故乡的想念。我的心绪随着诗韵在儿时的记忆中漫游……

儿时的我家住东北。老人常说:“七九河不开,八九燕不来。”是啊,东北的冬季是漫长的,正如电影《囧妈》中那列开往莫斯科的K3火车经历的路途一样:一望无际的冰原、茫茫白雪覆盖的农田、幽深的树林,还有午夜漫天飞雪的小站。

与旅途中寂寥的气氛不同,儿时东北乡村年味是伴随着热腾腾的杀猪菜开始的:满院白花花的积雪和烧红的炖菜锅交相辉映;老人坐镇房前,舒展开一冬天的皱纹;扮相夸张的民间二人转演员摆弄着飞舞的手绢和彩扇,口中吐露幽默风趣的唱词,围观的乡里乡亲随时可以加入这支欢乐的队伍,孩子穿梭于人群中,撵着田园犬,不时扯拽着演员的长袍大褂,彼此爱慕的青年男女在灯火阑珊处用羞涩的眼神和绯红的面颊表达着爱意……此时,上帝都不会打搅这群被严寒和寂寞包围数月的人们尽情联欢。

“饺子就酒,越吃越有。”家乡的饺子和小烧无疑是过年饭桌上的“领衔主演”。吃饺子前,晚辈必须向长辈叩首请万福,得到长辈的祝福后才可开席。每到这时,长辈端坐炕上,接受儿孙的叩拜。吃饺子当然是孩子最高兴的事,酸菜馅饺子味道极佳。

“东北一大怪,大缸小缸腌酸菜。”酸菜的鲜味在我看来可以中和世间一切油腻。在饺子大军中隐藏着一名包着硬币的“翘楚”,为了能抢到这第一份“彩头”,桌上无论男女老少都在埋头苦吃,气氛一度紧张,正在此时,忽闻耳旁“嘎巴”一声,中彩头的人脱颖而出,尽管有可能这位幸运儿崩到了牙,但这不重要,胜利者的欢欣和雀跃以及亲人的祝福和羡慕之情足以淹没这点疼痛。伴随着餐桌上的欢声笑语和此起彼伏的行酒令,崭新的一年悄然启幕……

距上述趣事已20余年,如今的时代音符已变成了轻快飞扬的波尔卡,春节进入欢快的“快节奏”:春节抢购、淘宝抢货,最激动人心的非抢红包莫属。一元两元、一毛两毛,在人们指尖中随着手机信号乐此不疲地流通着。

“从此雪消风自软,梅花合让柳条新。”春天来了,万物绽放风华的大戏隆重开幕。牛年的春天必定属于每一个傲骨迎风、乐于绽放的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