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听听老汉讲故事

来源:阳泉矿工  作者:程小珍  时间:2019-09-11 15:17:37   点击:

国衰家衰,国兴家兴,这点我深有体会。

社会在发展,祖国强大了:神州载人飞船与天宫空间实验室实现平稳对接;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海斗号无人潜水器创造新的深潜纪录;高速铁路、三代核电、新能源汽车等部分战略必争领域抢占了制高点,实现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的飞跃……

国兴家兴,我现在的日子越过越幸福。我和老伴儿住着楼房,两个人每月退休金有5000多元,儿女都孝顺。如今7岁的小孙女活泼可爱,是我和老伴儿的心肝宝贝。老伴儿还养了只小猫,取名叫“真美”,寓意一家人的生活甜甜美美。

当了矿工,我摆脱了贫苦。

1952年,我出生在长治上党的一个山庄。9岁那年,庄上闹饥荒,娘为填饱肚子,常领我们上山捋草籽,回来煮着吃。那时候,生活很清苦,爹患伤寒病,大伯饿得浮肿,拖着发暄的身子下地劳动,他常卷起裤腿拿手按腿,一按一个坑。政府给浮肿的人每月补贴四斤黑豆养身子,大伯常乐呵地对人说:“有政府照顾,我很快会好起来的。”

1965年,我考上县中学,吃上了国家每月供应的33斤学生粮,其中35%是白面。街坊邻居好羡慕,对爹说:“孩子出息,小小年纪就吃‘皇粮’啦!”1971年,我拿着初中毕业证、户口迁移证回到庄上,在庄上很吃香。庄上办夜校,支书让我当教员,小队会计年底结算忙不过来,让我帮忙,尤其是春节前夕,我家门前聚了不少人,都说我字写得好,抢着让我写对联。

1974年,阳泉矿务局到庄上招工,我来到四矿当上了一名采煤工。那时,井下工作面支护使用的是铁梁、铁柱和木垛,工人干活用的是“三大件”:大磅锤、大铁锹和大洋镐,一干活儿,汗水浸得衣服能拧出水来。夏天衣服散发的汗臭味呛得人倒胃口,冬天汗衣一挨身,冰得人心里暗叫娘!煤尘飞起伸手不见五指,苦累不说,安全还没保障,工作面三天两头流矸冒顶。1975年的一天,我在井下打柱子,铁梁柱倒了,我被砸断了左手食指。伤势好转后,我重返一线,当了一名放炮员。

矿上产量争创翻番,我在井下连轴转,别人下班走了,我还和全国劳模闫海清一道,一趟趟地把火药送进工作面,锁进箱子里。我的工作得到了领导和工友的肯定,单位奖励了我两级工资,还让我入了党,当了放炮组组长。

综采机上马,我服了!

1980年,四矿从德国引进了一套掩护式支架和一台法国产的采煤机,安装在8206工作面。我们班的人常好奇地去看这些洋机械,回来后便兴致勃勃地说如何好。我这个放炮组长一听,有点来气:“洋东西再好也代替不了弟兄们放炮。”我嘴上不服气,却也偷偷地跑去8206工作面看。只见蓝莹莹的支架一字排开,支架上的荧光灯雪亮,银色油亮的立柱夺目耀眼,钢铁巨梁将顶板牢牢地托住,两名机组司机操作着上下摇摆的采煤机轰隆轰隆地割煤,眨眼间进去了六七米。支架工拿着不足150克重的操作把,往支架一塞,银色油亮的立柱自动升降,真带劲!我服了!

转眼十多年过去,四矿实现了采煤机械化。机械化大生产代替了采煤工手里的“三大件”,井下工人平均每天缩短了两小时工时,大家在井下还吃上了香喷喷、一周不重样的班中餐。从笨重的体力劳动解脱出来后,我们这些放炮工没活儿干了,组建了消尘队,给综采工作面注水,在掘进巷安装压气式喷雾器,在井下主要进回风巷道各煤溜转载点装上了洒水设备,为采煤机安装抑尘器,并定期水洗和粉刷巷道。

冬天天气寒冷,矿上在主扇入风处建造了井口加温室,往井下送热风。井下机电硐室铺了雪白的地板砖,硐室墙也被白油漆刷得雪白。矿工的工作服实行公管,内衣、外套一周更换一次。井下设有保健站,医生24小时值班,工人有个头疼脑热能得到及时医治。我们在井下干活儿安全舒适多啦!

四矿曾连续18年实现百万吨死亡率为零。矿山变了,矿工的兴趣爱好也多了,井上学文化、学技术,井下琢磨革新工艺。综采二队试行“放顶煤综采新工艺”获得成功,产量成倍增长。工友武延令设计制作了“挡煤板”,杜绝了煤溜里的煤往落山溢,为矿上避免了不少损失。

我学技能,国家买单。

我的空闲时间多了起来,便学着写新闻,看着文稿变成铅字,心里美滋滋的。文章见报多了,单位领导见我能写,把我从井下调到党委宣传部当宣传干事。那些年,每年四矿党委都安排我到外地学习一次,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两三月。矿上为方便宣传干部工作,在办公室配有《辞海》《新华字典》等工具书,每年的报刊订阅种类有20多种,真是我学技能,国家买单,花在我身上的钱粗略算计不下八九万元啊!我常常想:党和国家把这么多钱花在我身上,我如果不把工作干好,愧对国家、愧对党。于是,我白天在岗位上拼命工作,晚上回到家挑灯夜战,撰写文章。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煤炭市场疲软,产量过剩,挖出的煤卖不出去,工人干活儿拿不到钱,人心浮动,有的人辞职经商,有的人在岗出工不出力。紧急关头,矿党委成立了“文班子”,大力宣传工人是企业的主人,选树爱岗敬业先进典型。期间,我和《阳泉日报》记者毕延年联手昼夜采访,一连写了《焊花谱写人生路》等43篇人物通讯。

我的文凭不在中级职称评定范围之内,矿党委召开会议破格报批我为政工师。组织上的关怀和信任,更加激发了我爱党爱国的信心和决心。改革开放以来,我为党报党刊提供稿件2700多篇,还获得了不少奖项。

我靠写作,生活自救。

2002年,四矿因井下煤炭资源枯竭破产,我52岁,不到法定退休年龄便被“一刀切”,每月退休金950元,有人鼓动我写诉状上访。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保持冷静头脑,想过去、看现在,越想越觉得社会发展飞快,四矿预计开采70年,机械化大生产加快了生产速度,30年就干了70年的活儿,是件大好事。于是,我专心开始了生活自救,全身心地写新闻搞创作。坐在家里写不成,我就走出家门捕捉新闻亮点。四矿黑沙岩地区私挖滥采,我加入打工者行列,一边干活儿一边观察,把煤老板和打工者的言行一一记在心上,夜里再结合亲身感受写成文章。我和打工者混在一起,有了丰富多彩的报道素材,同时写稿还拣回了全家一年的口粮钱。我打心眼里感谢当年企业为我搭建成才的平台,让我学到了写作这个一技之长。

一年后,新元公司招聘井下瓦检、放炮员,我应聘被录用,到新元公司报到的前一天,我动员妻子拿出四矿破产给补发的19500元,让她开个小卖部。这样,我们都非常愉快地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

企业传承,生生不息!

新元公司是个新建矿井,矿上通风部的工人多数是技校分配来的新人,他们以前没有干过井下活,工作经验不足。记得井下检测瓦斯,有的年轻工人使用瓦斯检测仪不得要领,测不准二氧化碳的含量。返聘工通风班长郭热把仪器上的辅助管拔掉,说:“不拔掉它就测不出二氧化碳。”边说边示范,直到年轻工人弄明白。就这样,返聘的老工人带出了一批年轻能干活的“好娃娃”,这就是企业传承的力量。这期间,一幕幕劳动场面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工人们下班回宿舍睡了,我挑灯夜战,把身边的人和事写成了文章。

后来,我从井下调到办公室负责通风部的材料管理,我把以前的管理办法带到了这里,建立了材料进出库登记台账等,杜绝了材料流失和浪费。那时,通风一队新成立,没有党支部书记,部长让我协助队长抓队里的政工工作。我组织职工班前班后学习,针对身边的违章行为让职工谈体会、写征文,并将征文张贴在会议室墙上,提醒工友遵章守纪。我把安全技术操作法写在黑板上,一周考评一次,激发职工学安全、学技术的积极性。我的同事王志刚每天第一个下井,最后一个上井,工作中遇到急难活,盯在现场处理,直到完成才离开,是个好苗子。我主动给他讲党的知识,王志刚入党了,后调到钻机队担任党支部书记。

妻子在家开店,清晨五点准时起床,把柜台擦得锃明瓦亮迎接顾客。店里每月收入在2500元以上。每年中秋节,妻子都要雇人加工月饼出售,收入六七千元。2008年,我儿子学校毕业后到矿上上班,工资月月都是四五千元。家里有了钱,除去生活费,剩下的我全买了公债、国库劵,利息不少,钱滚钱,越滚越多。

现如今,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如果让我选,下辈子,我还选择做阳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