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与煤结缘 无怨无悔

来源:阳泉矿工  作者:贾红彦  时间:2019-12-26 09:16:28   点击:

“欢迎你,不怕黑的孩子”

“为世界开采阳光的人”

初次与煤结缘,因为父亲是一名矿工。

小时候,我们一家人生活在农村,我的父亲在煤矿工作,村里人说父亲是吃“皇粮”的。从他们羡慕的眼神里,我觉得父亲一定很厉害。父亲虽然很少回家,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形象在我心中日渐清晰。

父亲回家时总会穿着干净的中山服,鼓鼓的挎包里装满了我们平时吃不到的烧饼、麻花和水果,还有很多我们村里女孩子没见过的花衣服。在同龄人中,我是第一个穿连衣裙,我家也是村里第一户拥有电视机、第一户购买自行车、第一户出远门……任何一个第一,都足以让小伙伴啧啧称赞、羡慕不已。我也一直盼望着能去父亲的单位看看,看看那个带给我们一家人幸福生活的地方。

我上小学五年级时,父亲答应带我们到矿上“旅游”。坐了一个多小时汽车,我们来到了父亲工作的地方——阳泉矿务局一矿。当时,一矿有几幢三四层高的宿舍楼,还有办公楼、食堂、电影院,比起我们农村居住的窑洞明显要高大上许多。路边的图书馆、理发铺、百货店、粮油站等琳琅满目,一切都既陌生又新鲜。

尤其是在中午进入职工食堂后,我的双眼简直不够使唤:几个售卖饭菜的窗口前排着长龙,面条、大米、烙饼、烧饼、油条、包子等应有尽有,菜品荤素搭配、品种繁多,我一下子有了食欲。平时在村里根本吃不上这些。生活一向节俭的父亲,给我们买了大米饭,又买了过油肉、炒芹菜,我们吃得那叫一个香。弟弟连连说:“这饭真好吃、真好吃呀。”

一矿成了我人生中美好的记忆。我知道我家的幸福生活都是父亲在井下摸爬滚打换来的。矿工把青春和汗水都献给了矿山,我的父亲亦如此。

再次与煤结缘,因为我选择了煤校。

中考时,正当我为不知报考哪里而犯愁时,班主任给我建议:“山西煤炭工业学校,你就报这个吧,你父亲也在煤矿上班,到时候一毕业,可能会分配你到阳泉矿务局,那可是好企业。”  当时,考入一所中专学校就意味着“农转非”,老师说得绘声绘色,我自己也好像马上就要成为那里的一员了,心里不禁有一点激动。

在老师的指点下,我慎重考虑后第一志愿填报了山西煤炭工业学校。中考后一个月,我每天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录取通知书。

入学第一天,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层教学楼和楼顶上“发展煤炭教育”6个大字。教学楼后面有高年级的同学办的黑板报,我清楚地记得黑板报的内容:“欢迎你,不怕黑的孩子”“为世界开采阳光的人”……我顿时觉得自己也高大起来。

当时在煤校读书,住宿、洗澡都不用花钱,还有一半助学金、一半奖学金,待遇相当好。我凭借自己的努力也能挣到奖学金,为家里减轻负担。

我的同学来自各地,太原、大同、忻州、朔州、晋城……各种口音回荡在学校的每个角落。我们在一起学习、玩耍,4年的中专生活很快过去了。在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专业知识,不但开阔了视野,而且发现了自己的不足。

“艰辛知人生,实践长才干”,唯有通过不断地实践,才能更好地提升自己。

今生与煤结缘,我也成为一名矿工。

毕业后,我如愿分配到阳泉矿务局一矿,满怀憧憬踏入矿山,成为一名矿山工人。有人告诉我,矿山是属于男人的,女人只是男人世界里的摆设。我笑了,认真地说:“世上只有不愿努力的女人,才会成为男人堆里的摆设,真正的价值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

我工作的部门是一矿供应科。一开始,我被分配到办公室工作,统计出勤人数、帮助师傅核算工资、上报成本开支费用、做一些简单的表格等,每天从家到单位两点一线有规律地生活,下班回到家与家人一起享受生活,其乐融融。在领导和师傅的支持、帮助下,我的业务水平得到了锻炼,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走上了重要的岗位——综合干事,接下来就是各种方案、总结、稿件、宣传活动……我在企业这个大家庭的呵护下茁壮成长。

1998年,煤炭市场风云突变,供需形势发生逆转,所有煤矿都进入了严冬,怎么办?一矿人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想方设法为企业排忧解难,勒紧裤带共渡难关,在各自的岗位上挥洒汗水,为矿山早日摆脱寒冬、迎接春天贡献力量。

或许是煤矿火热生活的感染,或许是写作爱好的鼓励,我拿起笔,宣传身边的好人好事。每当看到身边的故事成为我笔下的作品,被报刊、网站、电视台采用时,我就难掩心中喜悦,继续拿起笔,去追溯、挖掘矿山深处的故事,同时也深深感受到煤矿工人朴实无华的品质和博大的胸怀,矿山从此变成了我见过的最美的风景。矿山给了我成长的平台,也给了我出彩的机会。  我选择了煤矿,也爱上了煤矿。